弗雷德主任86
2017年9月1日

他们创造了历史

130多年前,格蕾丝·奥斯利和劳伦斯·奥斯利兄弟姐妹在伯洛伊特学院附近唯一的黑人家庭长大。他们的生活并不轻松,但每个人都留下了印记,直到今天仍在引起共鸣。

“学院是一个年轻人的出路。在这里他可以获得第一笔资金,进入第一轮。没有比这更有价值、更安全、更容易赢得的资本了。每个人都帮助认真的学生,因为有一天他可能帮助世界。战斗就是要有信心开始。”

——摘自19世纪90年代的小册子《贝洛伊特学院的一些特色》

劳伦斯·奥斯利不得不放弃学业来养家糊口。在他的遗嘱里,他把所有的… 劳伦斯·奥斯利不得不放弃学业来养家糊口。在他的遗嘱中,他把他的一切都给了这所大学。
图片来源:贝洛伊特学院档案馆
劳伦斯·奥斯利当然有“开始的信心”。作为贝洛伊特最早的非裔学生,他于1890年进入学院的预备系贝洛伊特学院(Beloit Academy),在科学部学习了三年,毕业前离开。但事实证明,“出路和晋升”是一场斗争,为了养家糊口,他不得不打消自己上大学和从事事业的野心。

他的父母在南北战争前出生在南方。他的母亲玛丽·安·康纳(Mary Ann Connor)在19世纪70年代初来到贝洛伊特,嫁给了威廉·奥斯利(William Ousley)。他们搬到了芝加哥,在北达科他州住了一段时间。威廉去世后,玛丽·安带着她的孩子——小威廉、劳伦斯和格蕾丝——回到了贝洛伊特,她在那里做洗衣工。他们住在教堂街731号的大学附近,是附近唯一的非裔美国人家庭。30多年前,工业使大批非裔美国人移居到贝洛伊特和其他中西部城市。玛丽·安决心教育她的孩子,尽管选择有限,但她给了他们一切她能负担得起的机会。

格蕾丝·奥斯利(1904)是第一个从伯洛伊特学院毕业的非裔美国女性。 格蕾丝·奥斯利(1904)是第一个从伯洛伊特学院毕业的非裔美国女性,该学院向女性开放仅9年。
图片来源:贝洛伊特学院档案馆
劳伦斯离开贝洛伊特学院后,在费尔班克斯-莫尔斯工厂当工人。1900年,他的妹妹格蕾丝成为第一个从伯洛伊特高中毕业的非裔美国人。劳伦斯帮助她在贝洛伊特学院(Beloit College)度过了四年。1904年,她成为该校第一个非裔女性毕业生,当时该校刚刚实行男女同校教育。她在伊利诺伊州哈维市的一所孤儿学校教书。但她在生病后回到了家。她于1908年去世,年仅26岁。贝洛伊特学院校长和教堂街的邻居阿尔蒙·伯尔在学院教堂主持了葬礼。《圆桌报》上的一则讣告说:“自从她毕业以来,她的一个抱负就是与同族中不幸的人分享她的知识。”

1905年,劳伦斯取代他的哥哥威廉成为贝洛伊特公共图书馆的看门人,直到38年后他去世。根据外交官罗伯特·c·斯特朗(Robert C. Strong)一本未出版的回忆录,劳伦斯显然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藏书。斯特朗1931届毕业生,后来成为驻伊拉克大使。

“公共图书馆的看门人是劳伦斯·奥斯利(Lawrence Owsley),”他写道,“他是20世纪初贝洛伊特学院的毕业生。他住在离我们一个街区远的地方,是这个城市里唯一一个不在铁路沿线的黑人家庭。多年来,在冬天,他从清晨到午夜都在照料我们烧焦炭的火炉,还为我们做了许多维护工作……我和劳伦斯有过多次交谈,他能就我感兴趣的任何话题侃侃而谈。他告诉我,尽管他受过大学教育,但他从来没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而且他读遍了图书馆里的每一本书。这让我第一次明白了种族主义,明白了人们是多么不公平,这一直困扰着我……”

贝洛伊特每日新闻称劳伦斯是“一群受人尊敬的有色人种公民的代表……他们早些时候在社区中取得了一席之地。”他参与了伯特利a.m.e教会,是“芝加哥黑人Elks分会”的成员。遗憾的是,他太少的档案档案中有一份1920年的剪报提到,他曾担任哈丁-柯立芝集会的主席,会上一位演讲者“敦促他的听众支持共和党的直接候选人……原因是……这个政党表现出对黑人事业的友好。”

劳伦斯·奥斯利于1943年6月24日去世。几天后,贝洛伊特学院收到消息,说他离开了学校、教堂街的家和他的全部1万美元遗产,“这笔钱将用于帮助学校里有需要的有色人种学生……贝洛伊特每日新闻其中有一篇专门针对劳伦斯·奥斯利的社论,既是对那个时代令人不安的评论,也是一篇感人的颂词:

“我们可以从劳伦斯(原文如此)奥斯利那里学到一些东西。这个温和的黑人,生活谦逊,一生都在工作中度过,很多人会认为他卑微而不重要,但他的远见和慷慨远远超过了我们大多数人的远见……当他在社区服务中变老的时候,他一直在想一些没有人知道的大想法。”

弗雷德·伯威尔86号是大学档案管理员。所有图片均来自贝洛伊特学院档案馆。


奥斯利的遗产永存

格蕾丝·奥斯利(1904)和她的同学们坐在一起合影。 格蕾丝·奥斯利(1904)和她的同学们坐在一起合影。

格蕾丝·奥斯利和劳伦斯·奥斯利可能在学院成立初期就读,但他们坚持不懈的故事在伯洛伊特的学术项目、实体空间和捐赠项目中得到了延续。

除了在南方学院大楼里设立一个以奥斯利夫妇命名的会议室外,贝洛伊特还在2017年设立了两个新的荣誉日奖项,以奥斯利兄弟姐妹命名。格蕾丝和劳伦斯·奥斯利奖,由学院的学术多样性和包容性办公室该奖项每年颁发给两名贝洛伊特学生,他们来自历来在高等教育中代表性不足的群体,并致力于利用自己的教育促进社会公正——无论是在校园还是在贝洛伊特市。教师和工作人员提名学生参加该奖项,每个奖项有250美元的奖金。

今年早些时候,贝洛伊特大学学术多样性和包容性办公室主任妮可·特鲁斯戴尔宣布奖项时表示:“尽管面临着种族主义和偏见,但奥斯利兄弟姐妹毕生致力于改善贝洛伊特社区的生活。”

今年秋天,贝洛伊特学院还将首次举办奥斯利驻校奖学金。该项目加入了伯洛伊特其他著名的学术驻留项目,将学者、艺术家和表演者带到校园与学生密切合作。通过将早期职业学者、活动家、组织者和/或知识分子邀请到校园,他们的工作证明了对社会正义的理论和实践的承诺,该实习项目以此来纪念Grace Ousley。就职学者莫亚·贝利定于9月底来到校园。作为东北大学文化、社会和全球研究以及妇女、性别和性研究的助理教授,贝利专注于边缘群体使用数字媒体促进社会正义,作为自我肯定和促进健康的行为。

2012年,学院还成立了一个捐赠协会,以纪念劳伦斯·奥斯利(Laurence Ousley)。奥斯利是一个收入微薄的人,后来成为学院最重要的捐助者之一。劳伦斯·奥斯利去世后,把他毕生的积蓄和家产捐给了贝洛伊特学院,以支持少数族裔学生的进步。劳伦斯·奥斯利圈子认可那些捐赠给贝洛伊特学院每年在10,000美元到24,999美元之间。苏珊·卡斯滕


同样在本期中

Fall 20172falserandommagazine-stories" class="lw_widget_syntax lw_hidden" data-widget-id="46">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改善您的体验。更多信息请阅读我们的网络隐私政策。

得到它! ×